月圓月缺,春去冬來,過了好幾個年頭阿不是!是幾個月後,風靡全世界的封因為玩的人太多,所以官方決定加開一個新的服務器。甚麼?你問封是甚麼?你沒去看序嗎?你還在地球上嗎?你居然不知道全世界都知道的封是甚麼?你太傷作者的心了!作者的小心肝就像那樣啪的一聲碎了。咳題外話,拉回主題。想知道封怎麼玩嗎?那就請接著看下去吧!

 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一個悠閒的下午,陽光透過窗戶照耀進室內,明亮的光線讓昏暗的室內帶來一絲光明,暖洋洋的光讓人感覺渾身懶洋洋了起來。一個慵懶的人兒正慵懶的側臥在貴妃椅上,慵懶的支手撐顎,慵懶的抬眸看著在她房門外慵懶……鬼鬼祟祟的某個人。

 她叫冷淨,冷家最小的女兒,在她上頭有一同父異母的大哥和一對同父同母的兄姊。在冷家,每個人的名字都呃獨樹一格、非常具有特色。像她冷淨,人如其名,很冷靜。但,那是在外人看來很冷靜,她只要遇到非常熟悉,不管是好友或是家人,她就不是像表面那樣冷靜了。套句她家人常說的話:那孩子平常就是一懵懂無知的小白,可你只要親近她就知道,那一整個上下一百八十度加左右一百八十度的轉變阿!被一個偽小白真魔王親近上,你被生吞入腹了還不自知哩!就這樣,冷淨到底有多麼魔王呢?嘛--以後就知道了

 冷淨慵懶的挑眉,接著慵懶的開口叫喚著。「在外頭鬼鬼祟祟的幹甚麼?有事就進來,沒事就滾。」

 門外的人無言了下就走進來,在距離冷淨五步遠的地方停下。「再怎麼說,我也是你大哥,你怎麼就這麼沒大沒小呢?」

 冷淨挑眉微笑的看著他,大有一副沒關係你有膽繼續說,我聽著呢 的威脅意謂。

 冷家長子,冷霮,名符其實,對誰都冷淡,但是你只要了解他的興趣之後,就會發現其實不是那麼一回事。

 冷霮看見冷淨那副模樣,被噎了一口氣差點喘不過來。緩了緩,他決定不拐彎抹角,把冷父交代的任務直接了當的說了,免得等等被氣死,得不償失。「咳,老爸說,你今年要十八了,也該去鍛鍊一下了。剛好公司的新遊戲反應不錯,裡面的怪物和劇情跟你平常看的書有關,所以老爸幫你拿了綁定帳號,要讓你去玩玩…不,歷練歷練。老爸最後還說,如果你不去的話,那你瑞士銀行的帳戶…咳,別瞪我,我也只是照原話講而已。」

 冷淨盯著他,盯到他全身冷汗直流後才移開目光緩緩開口。「你這段話的意思可以再白話一點變成:丫頭!老子看妳過得這麼清閒很不爽,所以妳丫的最好趕緊去找事做,不然老子把妳的帳戶凍結起來,看妳還能不能這麼悠哉下去!」

 『既然妳知道,瞪我幹嘛?』冷霮無辜的用眼神詢問。

 『沒幹嘛,就無聊罷了。』冷淨同樣以眼神無賴回應。

 「妳!算了…喏,這是IP位置拿去。」冷霮把一張紙條遞給她後就離開了,不然他再待下去肯定會去精神病院報到。

 冷淨往那張紙條看了眼,就揉成一團往垃圾桶的位置一丟,一個漂亮的半圓弧,的一聲,進!

 冷淨微笑,往房間角落的傳送陣走去,在進入傳送陣後,她閉上眼念出IP位置。

 在這個時代已經看不到車的蹤影了,所有的交通工具都換成了傳送陣,連遊戲也是。只要你有IP位置,不管天涯海角都到的了。連穿越都是靠傳送陣,不過傳送陣只是把你的精神體變成有形的個體傳送過去,你的身體依然在傳送陣上,為什麼是精神體呢?因為如果你穿越回去想改變歷史,傳送陣就會切斷你的身體跟精神體的連繫,那麼你就只能砍掉重練了。不過不只是改變歷史會被砍掉重練,你利用傳送陣做違法的是也是一樣的,一律會被切斷連繫。

 扯遠了,拉回主題。所以,傳送陣在這個時代是節能減碳、節省時間、不愛走路的懶人的必備工具之一阿!

 冷淨狠狠瞪著眼前的男人接待員,嘴裡碎念著。「為何接待員不是女的,為何是男的?就算是男的也至少來個一雙吧!只有一隻像甚麼樣呢?」

 男接待員,原本見到冷淨時,眼睛微之一亮,來了個美女呵!可是仔細聽完冷淨的碎念後,男接待員的臉色青了又青。美女沒錯,可是這美女屬性是腐來著。

 我是接待員1108,親愛的玩家,歡迎來到遊戲封,請問您要直接創角還是聽完介紹呢?就像剛剛臉色發青的不是他一樣,變臉之速堪比川劇。

 「恩…聽完介紹。」停止了碎念,冷淨迅速抬頭,臉上的微笑可甜著,看的某1108的臉像煮熟的蝦子一樣通紅,怔愣了許久才繼續道。「恩咳,本遊戲與一般遊戲不同,不採虛擬鍵盤操作手法,採擬真遊戲,由真人(精神體)親自操作。本遊戲可以創分身,就是再創造另一個精神體,可與本尊一同遊戲,就像一個人可以同時做兩件事一樣。其他玩法說明跟其他遊戲類似,只除了三個不同之處!第一個不同之處….」接待員1108伸出右手往眼前一揮,原本空無一物的地方出現一個可以穿透看到對方的操作版面,上頭有聊天方塊、任務方塊、寄件方塊等等。

 1108指著聊天板塊上的一個金色心字解釋。「這個鍵如果打開,你心理的OS就會出現在OS頻道上,這個OS頻道等於另一個世界頻道,只是這個世界頻道屬於隱式的。」

 冷淨看著那個發金光的心字,心理默默疑惑。『這頻道到底設計用來幹啥的?』

 1108看著面板上出現的紫字,微勾嘴角。「這個頻道是設計部設計出來讓人吐槽用、告白用、發問用或罵人用的,而且此頻道將不會出現該發話玩家的名字,請玩家盡情使用。」

 冷淨看了1108一會,沉默的壓抑自己,不能衝動,衝動是魔鬼。「那第二個不同之處呢?」

 「第二個不同之處就是…」1108伸出右手食指,轉了個圈後,出現了一本書,大概就是跟一般16k筆記本一樣大小的書,只是厚了點,封面就簡單的兩個大字:圖鑑。恩,書裡都是空白的還圖鑑毛阿!說是無字天書還比較可信。

 隱忍吐槽的慾望,冷淨盡量語氣平靜的問。「那本無字…圖鑑是甚麼?怎麼用?」

 「本圖鑑是在玩家們遇到BOSS時使用。由於擬真網遊不像鍵盤網遊一樣用按的就好,而是要真槍實彈的去打,所以本公司擔心玩家BOSS尚未打完,飢餓值就歸零了。特地製作這本圖鑑供玩家使用。當然,玩家也可以選擇用或不用。用者,圖鑑將會顯示出BOSS的弱點,打怪速度會更快。不用者,憑自己力量打完則可獲得一個特別禮包。而不管玩家是否使用圖鑑,只要被怪打掛了都會得到一個安慰禮包,雖比特別禮包低了一個階層,可也不會太差。」手指再轉一圈,圖鑑消失。「但是,請記得這些禮包都是『第一次』打才會出現,若玩家第二次接觸同樣的BOSS將不再有禮包出現,但圖鑑依然能召喚。」

 聽完後,冷淨舉手發問。「怎麼不去上網搜怪物的資料呢?」

 「為保持封的神秘,本公司全面封鎖一切BOSS資料。」1108臉有些微紅,想來他也覺得這個說法讓人無法接受。

 不過想想,如果是那個人策劃的遊戲,那這個理由也就能說的通了,畢竟那個人的想法無法用常理來解釋。

 冷淨也不為難接待員,只是略一點頭表示知道,就轉移了問題。「那第三個不同之處是?」

 手又一次往右一揮,這次打開的是角色面板。「第三個不同之處是武器。」1108指著那三個武器方格。「本遊戲有三個武器格,分別放置主武器、備用武器以及裝飾用武器。主武器就不用多做說明,備用武器是當某些場景或是當玩家被賦予狀態時,主武器不能使用,就只能使用備用武器。而第三個裝飾用武器格,顧名思義就是裝飾用的,玩家拿裝飾武器打怪,只會一滴血一滴血的減,但痛覺卻是存在的。」

講解完後,1108照例詢問。「請問親愛的玩家還有哪裡不懂嗎?是否進入角色選擇程序?」

 略一沉思,冷淨覺得完全沒有任何不對之處後,就進入角色選擇。

 「請玩家選擇種族,女媧、伏羲還是神農?」

 「女媧。」連想都沒想,冷淨便脫口而出。

 「本遊戲要到二轉後才會有所謂的隱藏職業。」1108介紹了下就開始詢問。「請玩家選擇職業,術士(法師)、醫仙、俠客(使刀)、舞者(刺客)、弓手或劍客(使劍)?

 「恩…」選哪個好哩?冷靜糾結了,不過也只糾結三秒。「術士。」

 「玩家是否選擇長相上的調整?可換顏色髮型,可換臉型眼型,可將身高身材長相上調下調,但不能超過20%。」一個和冷靜一模一樣的虛擬影像出現在1108右手邊。

 一個想法瞬間閃過,冷淨立馬執行那個想法。「長相上調20%!」

 只聽『叮!系統無法讀取。』冷淨無言的抽了下嘴角,不是說可以調嗎?怎麼會系統無法讀取?壞了?

 「咳,剛查了下系統沒問題,是玩家的長相已近極致,無法調整。」1108尷尬的用咳嗽聲掩飾不自在。

 冷淨用眼神表示了下可惜。「那我改一下眼睛的顏色,把藍色改成紫色就好。」就見原本能洞悉一切的藍成了閃爍著點點光芒的紫,眼波流轉間都是要將人吸進去的魔魅。冷淨滿意的點點頭,再仔細的看了下,沒問題之後記對1108表示OK。

 「最後請玩家決定遊戲名。」總算到最後了,1108偷偷的在心理迂了口氣,雖然這美女在介紹過程中沒有甚麼表示,但一開始的那模樣和那些…自言自語,真讓他覺得汗顏無比,壓力很大阿!

 「鏡夜!」早已想好了名自,冷靜興致勃勃的喊出。

 「很抱歉,親愛的玩家,此遊戲名已有人使用,請選擇更換或稍做更改。」

 宛若被雷劈中一樣,冷淨一臉不敢置信,天知道她想這名字響了多久,其實也沒多久,就從進入傳送陣到現在,不過十分鐘。可她是個懶人,從頭髮懶到腳趾甲,要她重想簡直要她的命,可現在,也不得不想。

 「叫什麼好呢?」支手撐顎開始想,餘光瞄到1108,突然靈機一動,有了!「就叫鏡夜依依!」

 「此名稱可使用,歡迎玩家鏡夜依依進入本遊戲,封真摯歡迎您!您所在的伺服器為人,祝玩家鏡夜依依玩得愉快!」1108微微一笑,或者該說陰險的一笑,揮了輝左手,就把冷鏡給揮進了黑色的漩渦裡。

 「阿!」在一聲媲美世界級女高音的歌聲後,世界又歸於寧靜。

 1108收起微笑,十分惋惜的開口。「唉──連美女也逃不過這樣的待遇,算了,反正不關我的事了,還是去接待下一位玩家唄!」

 

創作者介紹

夜色之魘

♚泠嵐✖鈴蘭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